关于亿博体育

观众大退潮 从梁赫群6年节目停播看11点战线危如累卵

(★“udn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主持6年的谈话节目“2分之一强”上周无预警喊停,消息震惊电视圈。原因是,它收视率常年在深夜11点战线维持第3名,只输一直夺冠的庹宗康、张立东等人的“国光帮帮忙”,维持第2名的曾国城、巴钰的“一袋女王”。“2分之一强”平时业配量也高,最终仍黯然下台,这无疑是个警讯。

电视圈谈话性节目众多,但“2分之一强”有其独特性,主打各国型男谈异国风俗、及在台湾的生活,这些年,意外孵出不少外国明星,包括来自日本的梦多、美国杜力和法国的法比欧,其中梦多因此红到“食尚玩家”主持节目,还以“地球的庆典”节目入围本届金钟。

过往,台湾歌舞升平,观众晚睡,看节目的平台单一,所以9至11点,都是谈话性节目的主战场,“2分之一强”停播警讯,不只是表面上的意义,还代表了电视台11点战线现在危如累卵。

过去黑人和的“上班这党事”、利菁的“麻辣天后传”,长青节目三立“国光帮帮忙”、八大“WTO姐妹会”、卫视的“一袋女王”,和最近沈玉琳、Melody搭档的“11点热吵店”,都是主攻11点宵夜场,前面几个节目,在当年收视好的时候,收视经常在0.8或破1,这是常态。

曾几何时,这条战线大量萎缩,今年初,中天大动作挖来、小祯父女首次搭档做“地球人请回答”,卡司坚强、制作费高,没想到播出后收视率惨不忍睹,平均常不到0.1,制作单位大惊,不断变换型态,但数字始终不动,让原本签两季的胡瓜深怕对不起电视台,直接在第一季自宫停损。

“2分之一强”经常开机有0.2、0.3,但进广告后,收视数字开始全面流失,到后来整个趴下,让人好奇的是,过往的观众到底哪里去了?是因为不景气早早洗洗睡了(这不可能)?还是观众可选择的平台太多,根本没人看电视了?

要知道,“2分之一强”除了收视平均第3,它还大量接业配,东森为每个节目每季订出该有的业配量,“2分之一强”每季约13个左右,而它全部达标,意即,它在电视台里,是有产能的鸡母。据悉,最后一天进棚录像时,还录了3个业配。

但收视数字每况愈下,过往荣景不再,几家电视台在11点时段,这些年来拚来拚去就为了啃愈来愈小块面包,到底所谓何来。

曾经做黑人、徐薇“上班这党事”长达8年的制作人林绍文,节目结束后就往网络区块移动,他叹这些年电视节目萎缩速度极快,尤其这3、4年,速度快到令人叹,他说,“当年,这个时段同时会有5、6个强的对手在竞争,现在很多台在这条线赚不到钱了,就拿9点首播的内容来11点重播,真正的原因,是我发现身边35岁以下的朋友,都不再看电视。”

他也是离开电视台,去接了YouTuber的案子,才更加确定这件事。他说,“我去帮一个做美食的YouTuber叫Fred厨佛瑞德,我在接下工作前,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出发到南部出外景,我以为离开天龙国,更没人知道他,没想到在路上一堆人认出他是谁,过来要拍照、签名,年纪都在30岁左右。”

娱乐百花齐放,平台不局限电视,许多幕前幕后走出去,心宽了,路也宽了,这也呼应了今年金钟奖评审主委瞿友宁所说的,“电视节目已板块移动到网络,其中不仅幕前艺人,还包括幕后人才,未来趋势已不可挡。”

“2分之一强”这回败走,主持6年走过荣景的梁赫群也看到问题了,知道这是一个征兆,所以他在脸书留言上感谢所有人,最后一段写下,“职业病上身,现在是第四季,据资料显示,我们在第三季还是11点线的第二名,因为开概率逐年降低,以致于成本效益不符,而成为我们结束的原因之一,这是一个很大的警讯,与电视从业雪铁龙们共勉之!祝好”。

商业电视台有多少?连第3名成本效益都无法符合电视台要求,那后面几个当然撑得极为辛苦,照这几年收视萎缩的速度,当11点战场对电视台完全没有利益可言,最有可能就是节目都改成9点线拿来11点重播,(因为真的没人看,当是垫档的好了),而且有几台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若如潮水一般,接著换10点线没观众了,那将会是另一场灾难,这些年,离开电视台往网络发展的制作人愈来愈多,像林绍文,他说的那句话,“30岁以下,还有谁在看电视呢?”非常一针见血。

但一直努力在在线打拼的“国光帮帮忙”制作人汤宗霖说,“节目本来就会不断跟著时代更新变换,每个工作都会面临那个时代的挑战,还是会有许多内容制造者在各种平台上制作更多内容。”他坚持做对的事,把事情做好,也许,演艺圈就是有这些人,才能继续运转下去。

(★“udn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