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亿博官网app下载开户:桂宏诚》抗旱只能“天维拉” - 观点 - 言论

继农田水利署请托大甲镇澜宫办祈雨法会后,经济部长王美花又宣布开放科学园区凿井取水,两项措施都遭外界质疑,莫非主管机关抗旱已无招了,只能出此下策。擅长宣传“前瞻计划”与“超前部署”的民进党政府,为了挽回颜面,行政院长苏贞昌强调台湾将面临的是“百年大旱”,则颇有牵拖“天公不作美”的味道。

镇澜宫董事长颜清标说,他并没把握能求得到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这句话其实有“开示”的意义,如果人世间该做的事务未尽,上天就听不到人间的祈求,或者也不会率尔让人如愿。现今祈求上天普降甘霖,无非是寄望于“天人相应”,也就是中国哲学与医学里均讲求“天道”与“人道”的“天人合一”之理。

中国古代即有商汤祈雨的记载,商朝国君成汤遇连年大旱,卜筮官员告以须祭杀一人祈雨,但成汤不忍遂愿以自身献祭。《吕氏春秋·顺民》记载成汤剪了他的头发和指甲献祭,并禀告上天说“余一人有罪,无及万夫。万夫有罪,在余一人。无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伤民之命。”当下成汤之举感动了民众,上天也随即降下甘霖。

事实上,依据水利资源专家李鸿源的说法,台湾1年平均降雨量是世界平均值的2.6倍,所以“台湾根本没有资格谈缺水”。更令人讶异的是,台湾平均每人可分到的雨水比沙特阿拉伯的人民还少,还不到世界平均值的一半。而且像以色列这种沙漠国家以滴灌都能推动种植农作物,台湾雨量那麽多却还喊缺水?就此来看,蔡政府的主管官员真的已尽了人事,而可以归因于“天公不作美”吗?

君主时期求天是要由君主下“罪己诏”,上达未能尽人事而善待人民的诚心忏悔之意,祈望上天不要再祸及人民。现在虽是民主时代,形式上是由人民当家作主,但权力愈大的主政者仍应负愈大的责任,并应检讨是否经常自吹自擂,骗人及自我欺骗,久了连自己也对具高瞻远瞩的能力和政绩信以为真?

笔者以前在中学国文课读过陈之藩的〈哲学家皇帝〉,他告诉我们:“民主,并不是‘一群会投票的驴’”。现今看到在充满自由民主台湾价值的民进党政府治下,侵吞农民财产、成立不到半年的农田水利署,抗旱没比以前民间的农田水利会高明,竟然只想到了举办祈雨法会,而苏揆对此也只说可“安定民心”。其实,这只凸显了政府部门面对旱情的束手无策,偏偏这回又难以“马维拉”,于是试图转移民心到“天维拉”,只想把人民当成会一群会投票的驴罢了。

我们应不陌生《朱子治家格言》中“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这句话,但从向天祈雨到科学园区开放凿井取水,无疑对既前瞻又超前部署、“有政府,会做事”都是极大的讽刺。台湾人遇事与其习惯于“天佑台湾”,不如怀有陈之藩〈谢天〉一文中的态度,因为真正做了事与建了功的人,才会懂得谢天。(作者为世新大学兼任副教授)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