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抗疫商机】光驱工程师第二春!11人跨业开发出12分钟快筛

五年前,他们还是夕阳产业的光驱工程师,如今却成了台湾防疫检测先锋,更扬言要当“台湾亚培”!上周,柏胜生技公开12分钟新冠肺炎检测平台、准确度高达九成。背后却是只有11人的新创团队。究竟,这群工程师如何翻转人生,成台湾之光?

对抗新冠肺炎(COVID-19),台湾又多了一项秘密武器。

走进制于桃园龟山工业区的“柏胜生技”,四楼办公室相当新颖、三楼则有完整生产线。很难想像,2014年时,柏胜团队还挤在大股东、光驱大厂“广明光电”五坪大的会议室里开发检测机台。

如今,柏胜生技开发出可携式的检测平台,可做新冠病毒抗体检测,一跃而为台湾之光。

“我们的技术在欧洲绝对有前十。”柏胜生技执行副总孙伟芸自豪说,身旁摆著血压机大小的机台。这台爆红的检测器“可携式医疗检测平台BluBox”,不仅有核酸检测的准确度──高达九成!还兼具快筛检测的速度──只要12分钟!

2016年,柏胜和全球生技大咖“亚培”成为唯二获得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研发奖金的厂商。也因此,孙伟芸多次扬言,柏胜要当“台湾亚培”。

不过,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群检测研发尖兵,全来自广明光电的光驱工程师。

图/柏胜生技可携式医疗检测平台BluBox。张智杰摄

光驱转不动了,但他们不甘只是守成

“我们毕业时,光驱产业还蛮不错的,”柏胜技术处长张振福有些缅怀,他和技术处长陈明弘,都在2002年进入广明。那年,广明刚上市,光驱如日中天。张振福形容,鼎盛时堪比现在的智慧型手机,每年可以卖2、3000万台。

岂料不久后,U盘、网络技术开始日新月异,成了“光驱的致命伤”,陈明弘指出,霎时间,深耕十年的老本行,来到了转型隘口。他们也不禁开始愁,下一步要往哪走?该留在广明留守,或寻求转型?

就在2014年,中研院和丹麦理工大学团队开发出结合光学读取和磁性奈米技术的机台。但当时的机台体积大、不美观、还得接上电脑才能启动,相当不便。于是,他们找上渴望转型的光驱大厂广明,希望合作商业化、成立新公司。

张振福坦言,当时光驱已日渐式微,也鲜少研发创新。相较下,生技医疗虽陌生,却能贡献社会。技术经理游腾结也补充说,生技医疗就像未知的白纸,不仅有发挥空间,也更具挑战性。抱著简单的初衷,近十人的团队就一头栽进生医产业。

跨行生技,挑战商业化难关

不过,起步却一点也不简单。首先,这群工程师对生医一窍不通,得从头学起。再者,中研院原型机的成本高得吓人,设计也未考虑量产。孙伟芸不讳言,就是一台高级货拼凑的盗版乐高,光抓取生物信号的组件就造价十几万元,甚至高过现在的完整机台。

“研究单位的技术要商业化很困难,成功的没几家,”孙伟芸坦言,伙伴游腾结更是直呼“不可能”。长达半年的时间,团队挤在广明五坪大的会议室、桌上摆满机台,不断尝试、修正,总算在2014年底,初步确认光驱技术在检测方面的可行性。

此外,光驱读取技术无法直接平移使用。游腾结解释,过去积体电路使用数码信号、不受噪声干扰,但生物检测却是模拟信号,必须尽可能减少噪声,“麻烦的是,这不像IT、光驱产业有前人可依循,只能自己开发。”

图/柏胜生技在台湾与丹麦的合资下成立。取自

从大厂到新创,尝遍人情冷暖

2015年,在台湾和丹麦合资下,柏胜生技成立。据了解,柏胜超过七成的股权来自台湾,其中广明占了四成。而对这群从广明跳槽的工程师来说,新创的白手起家也是挑战。

“以前在广明只是做开发,来这边什么都要做,”游腾结苦笑说,除了行政、产线作业等基本业务之外,连建厂、跑法规流程,样样都得自己来。而最困难的,莫过于寻找供应商,他们被拒绝或不受理睬的时候,多不胜数。所幸,他们靠著广明的人脉,最终仍成功和不少供应商搭上线。

如今,这项检测平台已准备于意大利进行临床实验,预计5月可取得欧盟认证上市。台湾方面,柏胜也正在积极申请,预计最快5月通过认证,6月上市,很快可以成为对抗新冠病毒的利器。

陈明弘坦言,创业过程相当幸运,毕竟不是每个跨业者,都能顺利找到第二春。如今小有成果,供应商才纷沓而至,他不禁感叹:“如果这些厂商愿意多给新创机会,相信台湾的竞争力会提升很多。”

回首这一路,张振福庆幸说,“在人生40岁的关卡,决定了未来数十年的路,现在看来当初选择没错。”如今光驱不转了,这群工程师改将盘片放入检测器,找到检测防疫第二人生。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